住在附近的,晚归的加班族和搞乐队跑演出的大学生,总是在深夜里灰扑扑地遇见。也不是每天都碰到的,偶尔看见了,顶着些没卸干净的妆,在买夜宵时互相打量几眼,想,啊又是你呀。是萍水相逢的缘分。
日子久了,慢慢地在心里想,他好孤单哦,怎么总是一个人……在哈气呀,要借一只手套给你吗。
烤冷面和红薯我都想吃啊,要是能分你一半就好了。

不是因为喜欢去接近,是无声的,相濡以沫的关系。
H市每一年的冬天都这么冷,穿很厚的衣服,踩起来也不会有嘎吱嘎吱的雪,要靠捧着热奶茶的时候才想起来赞美。白昼很短,没有朝朝也没有暮暮。
眼前的大概就是朝朝和暮暮。
在靠人间的烟火取热。
在心里把整场恋爱谈完了,才想起来,哎呀,我还没问过他的名...

[周方]牙疼

一条鱼,可以和plan A连起来看


叶修离开有一个星期了。

他走以后,兴欣无老虎,方锐称大王,封了一批兴欣敢死队,深入网游,打的不死不休。

轮回恨他们,微草蓝雨也不待见,专注对家的时候还能摸出来暗搓搓补上一刀。兴欣前后受敌,非但不退,反而愈加英勇,沐血且悲。

方锐领在队首,深沉地开麦:英雄总是这样,强大而孤独的。

包子很顺嘴地问:那我们打谁?

谁帅打谁!

行吧。包子哐哐一板砖,砸自己头上了。

方锐快气死了:你傻呀,这是你展现个人魅力的时候吗?你看我,我就很低调,很不张扬。

可是他的不张扬太招人恨了,话还没说完,对面朝着海有量又多一波特效。

他的号小,皮薄且脆...

[肖翔]后知后觉 1

[你不告而别,我才后知后觉]

1.

中国队夺冠那天就顺便摆了庆功宴,张灯结彩喜气洋洋,非常浮夸,非常不知内敛。

开天辟地的第一遭,前无古人,即使后有来者也注定意义非凡,够唱好几首光辉岁月。孙翔脑子里还是懵的,他心心念念,一朝眼前,胸口沉闷如坠梦中,半道上被冷风一吹,酒不醉人人自醉。

他幸运一点,自己一个人也够傻笑半天,火力自然而然往外发散。放眼望去,桌上倒了一圈,仅剩的几个人里肖时钦又成了重点攻击对象。他心脏又诚恳,难得把两种相反特质融合的自然而然,欺负老实人是大家喜闻乐见,打击报复是更喜闻乐见,逮着这个机会,被想方设法地灌酒。

他推脱不开,内心又是逢迎的,几杯喝下去面不改色,不知道...

[肖翔]101个分手的理由

孙翔说:肖时钦,我们分手吧。

肖时钦:好。

孙翔惊呆了:你都不问为什么??不挽留一下??


1.

孙翔最近有点反常。

他认真吃饭认真洗碗,出门裹成里三层外三层,下载菜谱app,学习热夜宵,连床上都更配合一点。蜜汁听话蜜汁乖巧。

好像一头漂亮猛兽突然收起獠牙利爪,不但无害,反而缠人,暴露出脆弱柔软的肚皮打滚求摸,非要贴合着别人颈子去证明亲昵深厚。

肖时钦心理素质过硬,什么大风大浪都见过,唯独没经过这一遭,受宠若惊,惊大过喜。他怀疑孙翔又作了什么死妄图以功代过,干脆往严重的方向脑补,登陆账号左右打探,装备还在没扔,boss还在没抢,公会里也上下和谐,没发现什么端倪。...

[修伞]漂亮朋友

 @倾盖 借前两天60分的梗还个点文❤(你


叶修有一个很烦的朋友。

这个朋友从不出现,但存在感十足,每个人都知道他有一个朋友。

看电视的时候,男帅女美,叶修扫一眼:没我朋友好看……

逛街的时候,橱窗林立,叶修兴致缺缺:这个我朋友肯定喜欢。

那你买呀!众人不忿,有意激他,叶修摇头说:不行啊,我朋友很穷的,不但买不起,还容易多想,我不能给他造成负担。

旁人侧目:是你也买不起吧。

以至于到了叶修开口,我有一个朋友……的时候,就会被齐刷刷打断:对对对,我们都知道你有一个朋友。

这个真不赖我啊。叶修很冤枉,转头去揉苏沐秋脑袋:都怪你。

苏沐秋趴在他背上:你活该,...

[王杰希/方锐]一眼万年

别信标题




王杰希幼儿园的时候就和别人不一样。


他的大小眼已经很明显,天生异相,又十足老成。小朋友们还没学会透过现象看本质,怕他那双大小眼,更怕他不自觉露出的严肃表情,两者结合,四目相对,哇一声哭的撕心裂肺。因此十分不受待见。


天赋秉异外加环境所迫,使他过早学会独立沉默,不苟言笑,来去安静,端一杯牛奶坐在角落长椅上,活像一尊稚嫩的雕塑。


他没人玩,干脆自己和自己玩。幼儿园里新转来一个小朋友,活泼爱动,但没人认识,也落了单,眼巴巴地蹲在他面前,正大光明毫不掩饰地盯着王杰希看。


圆脸,大眼睛,睫毛特别长。


他们对视很久,王杰希最先忍不住眨了眨眼:“你怎么不...

[周江]和周师傅的情侣发型

皮皮形象来自官设


江波涛头发有点长,他决定去剪一剪。


路口左转新开了一家理发店叫轮回,名字特中二,可是装修好看客流量大,重点是老板特帅,轻易不出山。


招待他的理发师胸口插了个名牌,姓方,紧身衬衫窄脚裤标准装备,腕上一串手链明晃晃:“客人你要洗剪还是吹?”


江波涛:“……我能都选吗?”


方明华紧接着道:“我们店新开张搞活动,你是第111个顾客呢,老板亲自服务哦。”


老板亲自服务哦=冤大头就决定是你了哦。


江波涛在脑内画了个等式,他想走,传说中特帅的老板朝他这边迈了两步。


四目相对,噼里啪啦,江波涛说,成。


他可能有点魔怔。


江波涛正...

今日今朝

 @修伞深夜60分 


临近年关的时候,苏沐秋也开始筹划着做准备。


他和苏沐橙两个人住,生存之上生活之下,按理说,不该过的过分隆重。可是他想,大多数小孩子的童年记忆里,过年总是占了极大比重的。苏沐橙已经有个和大多数人不同的童年,不该再缺一角,也就尽力填补一下。


这时候人都懈怠,号扔给代练照顾,他赚的比平时多些,也就想,吃的好一点。


他去采买零食,拎了一大瓶可乐晃晃悠悠往回走,购物袋里还有几张彩色卡纸、彩带,苏沐橙点名要的,想做礼花。妹妹照顾妥当了,苏沐秋转头去看捡来的“便宜弟弟”,问叶修,你想吃什么?


叶修说,啊,我不挑食的。


他说的是...

[肖翔]不吃,再问自杀

悄悄黑一下小事情


孙翔发了条好友圈,配图黑暗料理凄凄惨惨,底下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烧起一片蜡烛。他抱着手机,自以为敢于同黑暗势力做斗争,幸灾乐祸半天才发觉不对劲,对着评论拍案而起:“我去,这不是我做的!”


人民群众安慰他:没事没事,我们都懂。


孙翔继续炸毛:你们懂个鬼!


一点就着,即将怒火燎原。关键时刻,肖时钦给他点了一个赞,成功加上最后一根稻草。他对着“心疼肖队”的评论,坦然回复:没事没事,不怪孙翔。


孙翔嗷地一声扑过去咬他:要不要脸!


微博最近搞了个投票,联盟最想嫁选手,肖时钦再度上榜。他单亲好爸爸的名头在外神传已久,上得厅堂下得厨房

嗷呜

1 / 2

© 千波湖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