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肖翔]虫

-

孙翔有个不大不小的秘密,他怕虫子。


天上飞的地上爬的,能结网的能攀墙的,无所不怕。


这事儿往好了说是反差萌,往实在了说就是怂,孙翔是个实(缺)在(心)人(眼),因此在他人生头十七年里一直守口如瓶。

 

故乡气候硬朗,见过最多的也不过蚊子苍蝇之流,区区蝼蚁实在不足为惧。可惜的是好日子到了头,从遥远北方辗转到了江南水乡,走上人生巅峰的兴奋劲儿还没过去,夜里回了宿舍,听见巨大飞虫来回打转不断撞击灯管的声音,顿时绿了一张脸,半宿都没睡好觉。

 

新任队长初来乍到就萎靡不振,这是奇景,陶轩因而不爽,但仍怀着关爱嘉世未来的伟大念想,和蔼可亲:“小孙啊,怎么看起来这么困,是不是刚来不习惯没休息好?”

 

“没有没有。”孙翔悚然一惊,心说这事儿能告诉你知道吗,说出去了我翔哥的面子还怎么混。“刚来嘉世我有点激动,就睡不大着,以后肯定不会了。”

 

他说的特别真诚,比方锐的眼睛还要真诚,陶轩因此信了,没再追究,心里嘀咕,这小伙子还真上进啊,钱没白花,好好好。

 

被盖章上进的小伙子愁眉苦脸,当天就去买了蚊帐。依然提心吊胆。

 

他小心翼翼隐瞒干净,直到肖时钦转会过来,受上头之邀给熊孩子做心理辅导。

 

孙翔房间里没开空调,也不开窗,闷得慌,肖时钦坐在窗边,下意识就伸手去推。

 

“哎别别别别开窗!”孙翔一跳三尺高。

 

 肖时钦愣了:“你怕冷?”

 

 孙翔不怕冷,他怕虫,外面阳台死了一地尸体,原因不明,他不敢开窗,严防物种入侵,否则晚上又要睡不着觉。可是他不能讲。他个儿高腿长,怕冷不过落个弱鸡的名头,怕虫……天了噜,想都不敢想。

 

孙翔继续糊弄人:“没,我感冒。”

 

“哦。”他这点引以为傲的功力在心脏面前实在有点不够看,但肖时钦心思没放在上面,也就胡乱点了点头。临走他客套了一句,“记得吃药。”

 

……这句话听起来怎么这么有歧义呢。孙翔捂着心口,觉得有点中枪。

 


 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,孙翔和他亲爱的副队长和平相处了俩星期,出事了。

 

下午训练他右边眼皮一直跳,天气又热,无端端的使人心烦意乱,手上也越发不顺。这种不祥的预感一直维持到他吃过晚饭(西兰花照旧挑给肖时钦吃),回了宿舍推门一看,顿时晴天霹雳。

 

下午,忘了,关窗。孙翔踉踉跄跄,含泪掖好了自个儿蚊帐的边角。

 

 嗡——嗡——嗡——

 

这声音,还是熟悉的配方,还是熟悉的味道。

 

凌晨一点零五分,孙翔翻身,在蚊帐内里瞄到一小块凸起。

 

凌晨一点零七分,肖时钦下床开门。

 

心累的战术大师看着他高大帅气的队长站在门口,穿着卡通图案的睡衣,小鸟归巢,泪眼汪汪:“小事情QAQ……”

 

他随手抽了张纸,当着孙翔的面把虫子扔进垃圾桶,又坐在床沿上一一检查过枕头和被褥。头顶有灯,手底下压着浅色床单,恍惚生出种居家的错觉。

 

然后他听见自己的声音说:“孙翔,你是不是傻?”

 

肖时钦大概是没睡醒才一不小心说了真话。

 


孙翔觉得那一刻的肖时钦闪闪发光,因而不予炸毛。后来人往高走,他委婉“抱怨”闹虫现象,同寝的杜明嚼着口香糖:”你去买瓶杀虫药啊。“

 

“哦……”孙翔恍然大悟,可是心里不大痛快。

 

他被撞破了秘密,也没寻思着杀人灭口,反倒愈加欢喜,视肖时钦为自己人,恨不能称兄道弟。

 

肖时钦不乐意啊,一来他没做好被亲热的准备,二来他想睡觉。

 

那成。孙翔慷慨,大方放行,临了不忘叮嘱他:“诶帮我关灯啊。”

 

这是做的什么孽哦。

 

嘉世正副队一夜之间亲如手足,陶轩喜闻乐见,下访的目光都忍不住慈爱几分。未来光明灿烂,在他眼前铺成闪闪的金光大道。

 

他脑补过多,按照剧本理应打脸,战队散的太快就像龙卷风。肖时钦走的晚,好歹队友一场,还送过孙翔一程。

 

他想他跟孙翔,应该还是不熟的,吧。

 

一个念头的停顿就跨过了那么长。

 


 孙翔在轮回洗心革面,方明华江波涛在上强强联手,杜明在侧鬼哭狼嚎。

 

“我觉得,努力一下还是有可能的吧?”杜明偷偷摸摸关掉唐柔的微博。

 

“嗯,我觉得,应该有吧。”孙翔偷偷摸摸关掉嘉世官方微博。

 

他真的去买了一瓶杀虫药,边喷边琢磨,小事情这智商怎么就输给杜明了呢。他心里梗的慌,眼见着桌底下爬出一只虫子,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,也顾不上怕不怕的了,连踩数脚。

 

他可能有点病,好了一桩又患一桩。

 


孙翔有个不大不小的秘密,现在还不能讲。


苏黎世再聚首,意料之中又意料之外,他特意留心了房号,惊喜的门对门。


他觉得他的病可能好了。


月黑风高夜,敲门声在寂静的走道里格外突兀。


心累的战术大师看着他高大帅气的前队长站在门口,穿着卡通图案的睡衣,头毛乱翘,理直气壮:“我怕虫子啊。”

 

END


评论 ( 16 )
热度 ( 125 )

© 千波湖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