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肖翔]不吃,再问自杀

悄悄黑一下小事情

 

 

孙翔发了条好友圈,配图黑暗料理凄凄惨惨,底下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烧起一片蜡烛。他抱着手机,自以为敢于同黑暗势力做斗争,幸灾乐祸半天才发觉不对劲,对着评论拍案而起:“我去,这不是我做的!”


人民群众安慰他:没事没事,我们都懂。


孙翔继续炸毛:你们懂个鬼!


一点就着,即将怒火燎原。关键时刻,肖时钦给他点了一个赞,成功加上最后一根稻草。他对着“心疼肖队”的评论,坦然回复:没事没事,不怪孙翔。


孙翔嗷地一声扑过去咬他:要不要脸!



微博最近搞了个投票,联盟最想嫁选手,肖时钦再度上榜。他单亲好爸爸的名头在外神传已久,上得厅堂下得厨房,活生生吹成家务全能男人楷模。票数攀涨,前仆后继,眼看要生起漫山遍野的动物园。肖时钦对此表示羞愧,他说哎呀这怎么好意思。别人当他温良恭俭让,只有孙翔近水楼台,了解肖时钦说的全是真话。


因为他根本不会做饭。


不仅毫无天赋,后天努力也是落海沉石,勉强听响连个水花也看不见。对着菜谱勾画重点,躲进厨房洗煎烹炸。孙翔躲在外面提心吊胆,眉毛眼睛皱成一片,长手长脚试图缩成一团,努力降低自身存在感,为试吃活动装死。


长此以往,国不国矣。


孙翔深受其害,痛心疾首,怒而痛斥:跟你在一起我都瘦了!


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,联盟最想嫁,他妈怎么不选我。


肖时钦伸手捏他脸,果然比初见时的婴儿肥清俊许多,头发长了些,人却更瘦,两相对比,衬的轮廓深邃,鼻梁英挺。


他一只手捏了不够,两只手一起用力,捏着脸颊往外扯,孙翔更怒,一副呲牙咧嘴的模样几乎要吃人,罪魁祸首却浑然不觉,把他嘴角扯出一个惨兮兮的弧度:“笑一个嘛。”

 


以前的孙翔,也不是这么暴躁的。


他人前蛮横人后顺毛给摸,面对肖时钦,称不上温顺,但总体和谐。遥想当年,热恋伊始,两个人同居不久,肖时钦初次下厨,也是怀有过期待的。


他怕孙翔这小祖宗刁难,自己对着菜谱暗搓搓地练习了半个多月,直到端食物上桌,心还是忐忑。


孙翔的挑食他早有领教。倒不是对哪样食物有着特殊的偏好,原先在嘉世食堂的时候,孙翔端了餐盘一路走,饭菜花样繁多却都少量,落座以后挨个尝了几筷子然后得出结论,“难吃。”

 

他在一张空旷的桌子旁孤单坐了不短时间,起初身边还有刘皓。刘皓做足了好看的表面功夫,私底下交往却少,两个人的心眼分配太不均衡,一个过多一个过少,实在聊不到一起。


刘皓叫了一阵的“翔哥”,听完他高谈阔论,揉一把笑到发僵的脸,撤了。


肖时钦心眼分毫不少,只是全用到了比赛上。他外交技能满点专业圆场,偏偏生活里没辙。怀了和刘皓一样的心思去找队长拉拢关系,往孙翔对面一坐,就没能走得了。直到嘉世崩析都坐在一起,每天听他絮絮叨叨喋喋不休“难吃死了这个也不好吃这什么破食堂”,肖时钦忍辱负重,想拿出对待熊孩子的看家本领一举拿下,啪嗒,对面筷子一挑朝他餐盘里送了两朵西兰花。


……这日子没法过了。


他们的磨合磕磕绊绊,从日常小事生活习惯到比赛场上,眼看初见成效,嘉世垮了。


走的时候也平静,各自一副听天命的模样,孙翔第一回懂得珍惜厨师劳动成果,给他夹了一块炸鱼,“这个,好吃。“连拿筷子的手势都分毫不差。


他乖乖地吃了。鱼肉白嫩干净,却感觉像是吃出了刺来,他不敢动,喉咙干涩,说不出一句话。



那些与食物有关的记忆,也不尽是甘甜的。


肖时钦叹一口气,收拾了两副碗筷,去拽孙翔的衣服后领,强制断开他和游戏的相亲相爱。


孙翔不情愿却抵抗不住吃的诱惑,眼睛亮亮,脸上写满了“今天吃什么好呢”,表情实在是微妙,像……恶意卖萌乞食的哈士奇,可爱又可恶,至于是扯着脸揍一顿还是摸头顺顺毛,全凭主人爱好。


肖时钦是后者,他伸手在孙翔发顶揉了一把,掌心温暖干燥,“吃饭。”


孙翔小天使的一面显现出来,他不长于嘴炮,第一反应永远是“小事情你居然会做饭啊”而不是“卧槽你做的饭能吃?”,这是一个好兆头,肖时钦深沉地想。


“好吃吗?”


“好……”孙翔表情卡在半路,痛苦万分,短短一个停顿却戏份很足,挣扎着吐出下一个字:“吃。”


“……”


肖时钦受到一千点伤害。


太违心了,孙翔同志,你装的像一点好吗?

 


小心翼翼,无声抗拒。孙翔不忍直说,只好曲线救国,零食度日、饭点装睡。他难得体贴,肖时钦也就难得愧疚,对下厨愈加上心,但长进全无,日复一日,恶性循环。


后来一回生二回熟了,撕开有意维护的外壳,刀子也捅的热烈。孙翔已经敢树袋熊似的扑在他背上双手揽他脖子满屋子闹腾,把眼镜都给撞歪:


“我不吃!”


肖时钦冷酷地说:“不吃饿着。”


零食袋子堆了满桶,外卖也毫无新意,他自己又不会做饭,只好忍辱负重,继续当试吃小白鼠。

 


不是不报时候未到。


孙翔冷静浏览完满微博的“肖队么么哒”,跑进厨房拍照上传,准备揭露肖时钦真面目。却没想到围观群众会错了意,又被敌人栽赃陷害,一时间孙翔黑暗料理的小道消息传遍了整个选手群。


他试图舌战群雄,很快被朝阳区群众发现华点:


你的意思是,那些是肖队做的?


对对对。孙翔猛点头。


红红火火恍恍惚惚,瞬间就被表情刷了屏。显然也被表象蒙骗已久,有人问,你觉得我们会信你还是他?


你们这群凡人。孙翔咬牙切齿,气的要摔键盘,肖时钦也见好就收。


生灵灭:上次开玩笑的,真的是我。


哇,肖队好男人。


+1

+2

+3

……


群众再次会错了意,又是一轮队形。



孙翔心塞,他开始改变策略,三天两头往轮回跑。他们暂住上海,夏休期过了大半,已有队员归队。他光明正大打着训练的旗号,实则蹭饭,迈进许久不见的轮回食堂,生出许多少小离家老大回的感慨,险些流下两行热泪。


战队事务繁多,正副队长来的更早,三人结伴搭了个饭友。孙翔说,江波涛听,周泽楷吃。


孙翔总算有望洗刷清白,他说“江副你造吗——”,借着这个开头陈诉了一段窦娥冤。


江波涛哈哈哈哈哈,心里想着哇人不可貌相,不知道下次和雷霆比赛的垃圾话能不能用这个做切入点。


他吃饱喝足,单方面斗气的心情也消除大半,主动问了肖时钦,你在干嘛?


屏幕一闪消息很快跳了出来,他说,收拾行李。


孙翔一下子又怂了。他忘记肖时钦也是队长,自然也要提早归队。聚少离多的异地恋弊端显露出来,难吃的食物在长久的分别面前好像也变得不那么难于忍受。他若有所思,想着大人有大量,就再忍耐几天好了……也只有几天。


晚上想吃什么?


好吃的。他咬着筷子回复。



肖时钦的好吃,自然并不好吃。


他买了一袋子新鲜的梨,个个皮薄汁多。孙翔挑挑拣拣找了在他看来长相最好的一个,望着那硕大的体积皱眉,从桌上抽了水果刀,拿面巾纸擦了擦,举刀欲切。


他一连串动作干脆流畅,肖时钦眼明手快急忙拦住:“不能分梨。”


“哪有这么多讲究。”孙翔不满。


肖时钦平日里性格温吞,这件事上却仿佛没有让步的意思,孙翔多少也学会了察言观色,想想不是大事,举起梨来,干脆利落地咬了一大口。


又递到肖时钦面前去,“你吃。”


肖时钦哭笑不得:“这有什么区别?”


“不一样,这就是我们一起吃了。”


他着重强调了一起两个字。


肖时钦想,他也该退一步,只得接过来,照着孙翔的牙印咬了下去。



孙翔左手沾着梨汁,右手握着鼠标。他开着微博页面,在自己的名字选项后晃了许久。

 

然后投了肖时钦一票。

 


END

评论 ( 8 )
热度 ( 273 )

© 千波湖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