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日今朝

 @修伞深夜60分 



临近年关的时候,苏沐秋也开始筹划着做准备。


他和苏沐橙两个人住,生存之上生活之下,按理说,不该过的过分隆重。可是他想,大多数小孩子的童年记忆里,过年总是占了极大比重的。苏沐橙已经有个和大多数人不同的童年,不该再缺一角,也就尽力填补一下。


这时候人都懈怠,号扔给代练照顾,他赚的比平时多些,也就想,吃的好一点。


他去采买零食,拎了一大瓶可乐晃晃悠悠往回走,购物袋里还有几张彩色卡纸、彩带,苏沐橙点名要的,想做礼花。妹妹照顾妥当了,苏沐秋转头去看捡来的“便宜弟弟”,问叶修,你想吃什么?


叶修说,啊,我不挑食的。


他说的是实话,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的看了一会儿,挑不出什么毛病,只好悻悻地,给计划清单都打了勾。


这是叶修到苏家的第一年。


叶修的生活习惯好摸,黑白颠倒通宵打游戏,吃睡都能凑合,从不在乎物质享受。难为他那样的出身和家世,没养成一身骄奢虚荣的毛病。


可苏沐秋想,既然捡回来了,没有再退货的打算,也就是要当一家人了。差不多也要表示一下。


叶修还没开始抽烟,买两盒好烟的绝妙计划尚且不能实行。无法投其所好,只能自身揣摩着下手。


他开始学包饺子。


包饺子麻烦一点,面皮菜馅,他和苏沐橙也并不爱吃,早几年就把它踢出年夜饭名单。可叶修不一样,他是北方人,虽然从未表示出对饺子的强烈兴趣,可听说按照北方的习俗,饺子是必不可少的。


馅挑了个普通大众的,白菜馅,不敢剑走偏锋。苏沐秋从网上下了个教程,看擀皮看到傻眼,觉得这玩意儿比一百个千机伞还难搞。只好去买了现成的。


他在超市,也看到速冻水饺,想着买一袋算了,开水煮煮,也好味。仔细一揣摩又觉得太过机械了,没有诚意,又没有感情。


苏沐秋觉得自己真是善良又伟大。就这么没感动全世界偏偏感动自己的走了。



除夕那天,苏沐秋起的比谁都早。


天刚蒙蒙亮,他就挣扎着从床上爬了起来,难度特别大。窗外白花花的,偏偏床头窗角挂了些大红的装饰,红白相间,寒意也显得微弱一些。


他打开电脑登上游戏,交了几个老板的单子,又打着哈欠,给几个长期固定的老板发新年快乐。太早,还没人回,聊天框是单向的。


但到底是个特殊日子,主城里也零零星星有人挂机。苏沐秋尽职尽责,又刷了一遍代练广告,没忘了在末尾加句“今天下单新年特价哦”。然后他起身,到厨房里去包饺子。


他买了些熟食,方便好切,暂时堆在料理台一角,专心致志地去摊平饺子圆形面皮,往上面一点点放菜馅。多一分嫌鼓,少一分显干瘪,都不太美观,试验了几个才把握好分量,然后双手对齐合拢,捏出一圈圆边。


这也是有讲究的,要捏的匀称好看。苏沐秋为了观摩,浏览了不少教程,五花八门种类繁多,忍不住感慨中华吃货博大精深。


分量不多,他和苏沐橙占小头,都属于“吃几个意思意思”的范畴。准备下进锅里的时候,叶修醒了,循着声音走进厨房,越过他肩膀往锅里看。


有点惊讶,他“咦”了一声。


苏沐秋脸皮薄,还做不出拿着心意去邀功的事:看什么看,又不是给你吃的。


啧,标准回答。


他早就了解他们兄妹偏好,此刻从善如流地顺着他讲:我知道啊,前两天沐橙说想吃的。



说要过年,也不是那么正规正式的。


他们中午就已经吃过,苏沐秋的手艺,出乎意料,味道不错。叶修眼尖,早看出自己盛满了的碗,往外拨出几个,笑眯眯地跟苏沐橙说,你哥亲手包的。


他当着苏沐橙的面,大大方方地说,苏沐秋你怎么这么好啊。


一瓶可乐斟在三个杯子里,夜幕降临的时候,窗外是满目的灯火。他们的电视不大好用,干脆开了电脑,看网络直播。


主持人是温柔好看的。灯光效果也是绚烂夺目的。


苏沐橙是懂事可爱的。颤动的可乐气泡也是缤纷喜庆的。


屏幕里已经开始念谢幕词。


“砰”地一声,苏沐秋开了个自制礼花,掉了满地的彩屑——


“年年有今日,岁岁有今朝。”


END




评论 ( 6 )
热度 ( 76 )

© 千波湖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