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周江]和周师傅的情侣发型

皮皮形象来自官设



江波涛头发有点长,他决定去剪一剪。


路口左转新开了一家理发店叫轮回,名字特中二,可是装修好看客流量大,重点是老板特帅,轻易不出山。


招待他的理发师胸口插了个名牌,姓方,紧身衬衫窄脚裤标准装备,腕上一串手链明晃晃:“客人你要洗剪还是吹?”


江波涛:“……我能都选吗?”


方明华紧接着道:“我们店新开张搞活动,你是第111个顾客呢,老板亲自服务哦。”


老板亲自服务哦=冤大头就决定是你了哦。


江波涛在脑内画了个等式,他想走,传说中特帅的老板朝他这边迈了两步。


四目相对,噼里啪啦,江波涛说,成。


他可能有点魔怔。


江波涛正直地想,他的手艺一看就很好,绝对不是因为长得好看。


他被带去洗头,年轻的小学徒在调试水温,江波涛说,打听个事儿。


杜明竹筒倒豆子噼里啪啦地说:“姓周,叫周泽楷,本地人,未婚单身,今年26。有房,应该有车。有点内向不是高冷。我也不知道他喜欢什么类型。怎么样,你还有什么想问的?”


江波涛说没有,我就是想问问你们店会员卡怎么办的。


杜明:“……哦。”


 

到了真剪的时候,江波涛就有点懵了。


一般来说,理发师先开口。先问想剪什么样的,再问要不要换个适合你的造型,中间穿插无脑赞美和花式推销。


江波涛等他实行第一步,没说话。周泽楷也没说话。两个人,一个坐着一个站着,迷之沉默。方明华远远站着,往这边偷瞧,跟看皮影戏似的,觉得特有趣。他第一次没主动过来解围,准备放他老板单飞。


江波涛摸摸鼻子,察觉气氛不对,想起杜明告诉他的,有点内向。他自发自觉地举起了握在手里的手机,滑出一张照片给周泽楷看,“我剪这个合适吗?”


周泽楷扫了一眼,摇摇头。


再翻一张,“那这个呢?”


周泽楷实话实说:“一般。”


“唔……那你给我设计一个吧。”


周泽楷点头。


轮廓不算深,双眼皮宽,脸型有一点点圆,笑起来温柔明朗。这些都很适合他,周泽楷想。无需做些使他气质更加锋利的改变。但保持原有特质的基础上,也可以有所突破。


他应江波涛要求剪的短了些,修了修鬓角,给刘海凹出一段蓬松的弧度。多出的一截发梢垂在颈上,周泽楷盯着思量了一会儿,没有剪掉。他有一个更加新奇的,不知客人能否接受的想法,需要一个合适的措辞:


“呃,你,你想染一下吗?”


 

江波涛回到宿舍已经是晚上。


原计划只是两剪刀十几分钟的事情,硬生生多拖出两个小时。进门的时候,新形象让于锋目瞪口呆,说江哥怎么一下午不见你就变成了一个基佬。


江波涛坦坦荡荡地去照镜子:“难道不帅吗。”


“帅。gay帅gay帅的。”许斌吐槽。


噫,你们这些人。江波涛痛心疾首。


周泽楷说要给他染色,原以为是个普通大众的,棕黄红之流。万万没想到,周泽楷打量半天,问他,蓝色怎么样?


江波涛开始方了。他说周师傅,你听说过杀马特吗?


嗯?周泽楷手上没停,一意孤行地给他搞:听说过。


还好周泽楷未雨绸缪,没给整成巴啦啦小魔仙,只给他挑了挑发梢。他的指节时常触碰到江波涛耳廓,他敏感,特别痒,一痒就想笑。


周泽楷以为他陷进了对杀马特人生的自暴自弃,软绵绵地无力劝阻道,你别笑啊,染完就好了……


江波涛照着镜子,想着周泽楷,越想越想笑。


成品惊艳,可谓是改头换面。杜明原本在一边观摩,看着他的眼神顿时都不一样了,转头去看周泽楷,万分崇拜,说老板你真是慧眼如炬。


慧眼如炬不是这么用的吧,江波涛想。


周泽楷有点紧张:“你觉得怎么样?”


江波涛实话实说:“跟我想象的有点不一样……”何止不一样,新大门都要打开了,他一直以为自己走的是温柔暖男挂,这么一搞,直奔向了活泼朝气,整个人的人设都不对了。


……但是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。竟然还有点萌。


结账的时候,依照传说的111顾客,给他打了个折。还强迫他多了个副业,卖卡。


卡是方明华塞给他的,一叠,购买后持卡到轮回理发,可享受优惠。他觉得能跟周泽楷聊的欢畅的江波涛是个难得的推销人才,绝不可轻易放过。


能赚提成,能结交多几个朋友,还能和周泽楷保持长久联系。简直完美。


作为“正当的业务往来”,江波涛正当地加了周泽楷微信,和老板正当对话。头像是一只猫,ID是一个字,周。特别朴实。江波涛翻他朋友圈,想找出几张绝世美颜作为卖卡辅助,去骗骗小姑娘和小基佬,口号他都想好了,剪了他的头,和他一样帅。虽然一点也不押韵。没想到该周十分低调,寥寥几条,猫和风景,皆是随手拍的,面目不清色调昏沉,滤镜都没加过。


他为自己的浮夸感到忏悔,觉得周泽楷这种朴实无华的画风值得学习,应和着也改了个单字昵称。


起初,他们的聊天记录还是正常正经的。


江:

卡还没有卖出去呀。


周:

没事,慢慢来

 

一慢就慢了半个学期。


他穿颜色清新的T,两边头发剪的短,十分清爽。挑染过的蓝色发梢,远看低调,近看闷骚。又显得非常无辜无害地去做推销:“朋友,买卡伐?”


卡卖出去了,又哼着小调跟他老板汇报情况。

 

江:

有好多女孩子买啊,还跟我打听你Σ( ° △ °|||)︴


周:

Σ( ° △ °|||)︴


江:

噫,谁教你用颜文字的


周:

你呀。


江波涛觉得这样不好,周泽楷会走上一条错误的效仿道路。他翻出中老年表情包一通狂发。



周:

你名字不好0 0


江:

233333真的吗?我跟着你改的


周:

真的,没有新意


江:

你很有新意吗[斜眼.jpg]


江:

那我改什么?波?总不会是涛吧哈哈哈哈哈哈

周:

挺好[黄子韬表情包.jpg]


最后江波涛还是妥协了。



氵:

上次你跟我说想看的那个电影上映啦,约吗?


周:

约。


杜明从后面经过,看见他网上买票:“老板,这个电影我们不是看过了吗?”



夏去秋来,江波涛的卡已经卖的差不多了。


他的头发也长长不少,原先挑染的部分被修剪的七七八八,渐渐看不出来了。从抽屉里翻出最后一张卡,打算汇报结业报告。


氵:

卡卖掉啦!只剩最后一张了。


氵:

我周末去你再给我重新设计个发型吧~


周:

好呀。

 

氵:

我第一次去剪头发的时候,杜明还以为我想泡你哈哈哈哈哈哈


周:

……


周:

难道不是?


江波涛想,完了,这下玩脱了。周泽楷的直球永远来的毫无征兆。这波有点亏。


氵:

是……吧。


他捂着老脸,又挑了一个⁄(⁄ ⁄•⁄ω⁄•⁄ ⁄)⁄的表情发过去。


END


评论 ( 9 )
热度 ( 264 )

© 千波湖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