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修伞]漂亮朋友

 @倾盖 借前两天60分的梗还个点文❤(你


叶修有一个很烦的朋友。

这个朋友从不出现,但存在感十足,每个人都知道他有一个朋友。

看电视的时候,男帅女美,叶修扫一眼:没我朋友好看……

逛街的时候,橱窗林立,叶修兴致缺缺:这个我朋友肯定喜欢。

那你买呀!众人不忿,有意激他,叶修摇头说:不行啊,我朋友很穷的,不但买不起,还容易多想,我不能给他造成负担。

旁人侧目:是你也买不起吧。

以至于到了叶修开口,我有一个朋友……的时候,就会被齐刷刷打断:对对对,我们都知道你有一个朋友。

这个真不赖我啊。叶修很冤枉,转头去揉苏沐秋脑袋:都怪你。

苏沐秋趴在他背上:你活该,谁让你在人多的时候乱讲话了?

我想跟你多说说话嘛。不然你一个人跟着我看电视、逛街,多闷啊。

哦。苏沐秋手臂一伸,环绕住他脖子:那我谢谢你啊。

不客气哦!


苏沐秋出现的时间不太长,他第一回现身的时候,叶修刚打完本。要抢副本记录,他满心满眼都是boss和小怪,关掉页面,看见苏沐秋,手握着鼠标淡定地磕了磕,心里想,这小怪长的真好看啊,和游戏里狰狞的画风不太一样。还有点面熟。

很快他就知道这面熟的不是小怪而是大boss了。苏沐秋七分惊喜三分忐忑,试探地朝着他喊:叶……修?

这游戏真智能啊,玩家的真实姓名都get了。叶修这样想,然后眼前的人扑过来,抱了个满怀。

苏沐秋当了几年的回忆npc,终于梦想走进现实。

他不透明,有形有体,腿长头发乱。叶修盯着他看,好像要把这人从头到脚解剖了,每个细节都看的分明。他说:走两圈。

苏沐秋很听话地走了两圈,身体健全,腿脚灵活。他走了两圈又走了两圈,好像很久没有踏上过地板似的,把叶修头都转晕了。他的头本来就很晕,看见苏沐秋更晕,只能勉力打起精神公事公办:你怎么在这里?

我也不知道。苏沐秋坐下了:可能你心诚则灵,是不是你每天哭着在被窝里怀念我?

……这个真没有。

苏沐秋哼了一声。叶修反而笑了。他想这个人是真的熟悉啊,五官,轮廓,骨架,表情,熟悉到跨越少年与青年,能让他轻而易举地接纳。他以为自己应当情感澎拜汹涌,然而心情出奇平静,挑不出什么华丽丰富词句,只好选了个最朴素的,诚实地,实话实说:

想你。


如果是人的话,大约是会脸红的。

苏沐秋显而易见不是普通人,他也只是身子晃一下,接下这个直球,然后轻描淡写地岔开话题。叶修说我很方啊,突然大变活人,怎么和其他人解释?

苏沐秋好不容易抓住个能占据主动的话题,又得意又苦涩地说:不要怕,反正别人都看不见我……他怕叶修不信似的,又赶快解释:其实我上楼的时候遇见好几个人,只有你有反应。

你是幽灵?

不是吧,你摸摸?

叶修真的上手摸了摸,很软。

你还摸上瘾了。苏沐秋头一偏躲开。

好吧,你不是幽灵,能走路能说话,但是只有我看得到。这是为什么?

苏沐秋阴着脸:可能是我对你爱的深沉。

叶修打了个响指:满分。

去你的。还有一个很大的问题。

是什么?

我好像不能离你太远,在这栋房子里就像有指引一样,知道要上楼,左拐,第二个房间,然后一进门就看见你。苏沐秋伸手比划:就好像电影里经常演的那样。

叶修思考了一下:的确是很老的桥段了。

已故之人的现世通常因为心怀执念,爱恨情仇,各有故事。苏沐秋的爱,一大半分给苏沐橙,一小半分给叶修——虽然他自己不承认。他有仇人,在游戏里的,死前最刻骨铭心的恨也不过是连天蹲点的稀有材料被抢走。这些都是很小很小的事情,在生死面前不值一提。

可苏沐秋的执念是什么呢,科学发展,人类进步,荣耀繁盛,散人无敌。这些都是听起来光辉灿烂的事情,可以和梦想挂钩,值得放许多的烟花和礼炮。可是这些光辉灿烂,也不是非他不可。

他是很优秀的人,也是能正确认识自己的人。

苏沐秋舔舔嘴唇:我不知道,但是肯定和你有关。总之,是你知恩图报的时候了,你要收留我。

他软下身子,扑到叶修床上,脸埋进枕头:我好困哦。


叶修get了一个人形挂件,心情愉悦,具体表现为轻松愉快的时候想抽烟,手伸进口袋又硬生生拔出。结果是比平常少抽了很多烟。

人形挂件进阶为人形披风,挂在叶修背上,叶修走一步,他挪一步。叶修玩游戏,他就贴在旁边看,非常激动,手舞足蹈:哇真的升级了啊,这是新区?往那边点往那边点我看看……

哎呦。他还不忘了抨击叶修:真土,打的太难看了你。

叶修忍无可忍地喊他闭嘴,声音断断续续,顺着耳麦传过去,电脑另一端窃窃私语:叶神怎么了这是。

他一改懒散习性,主动离开电脑提出跑腿,主动买饭,积极逛街。陈果警惕地盯着他:你有什么阴谋?

魏琛附和:或者什么阳谋!

叶修特别无辜:哪能啊,你们怎么这样想我。

兴欣和嘉世俱乐部近,只隔一条街,附近一片改建的新建筑,也不复往常样子了。苏沐秋看着新奇,两个人一遍一遍遛弯,叶修朝那座高耸建筑指了指:你想不想去那边看看?

苏沐秋说不用了。他们远远地看了嘉世一眼。


同居的生活很短暂,也很开心。

第一次看见苏沐橙的时候,苏沐秋就不动了,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看。叶修估计他要酝酿感情,体贴地转了转身准备回避,一边四处去寻找面巾纸,以防万一。可是苏沐秋实在太混账了,想象的眼泪不见一滴,回过神来一脸的惆怅和纠结:我妹妹怎么长的这么好看啊……

叶修斜眼看他:长的好看你不高兴?

不不不。苏沐秋摇头,更纠结了:长的好看我很高兴,可是太好看了。

他成为传说中的朋友已经有一段时间了,直逼兴欣搜索top1,甚至有人,已经暗搓搓地萌起了朋友x我。对此包荣兴十分不满,他说你们混账,我老大,可是最棒的,什么都要排在前面。

他高举我x朋友大旗,捧着一颗真心,问叶修:老大你说对不对?你朋友什么星座的?

苏沐秋已经浸染此地风土人情,不再目瞪口呆,他说叶修你在这里太合适了,太对了,到处都是心の友。

叶修呵呵。

随着时间渐长,他也不复表面的轻松自在,苏沐秋来是谜,去大约也是,生怕哪天睡醒人就不见踪影。或者是在他面前,变成透明的,一点一点消失。

不求天长地久,只求曾经拥有,这种过时鸡汤放到QQ空间恐怕都不会有几个赞。

他想,哪怕是黄粱一梦,结尾也要顺遂满足一点。


那一天很普通很平常,和往日没有什么不同。

挑战赛提上日程,兴欣声名鹊起,陈果出钱把网吧修了修,准备它成为下一个革命根据地,供日后粉丝圣地巡礼。

叶修说老板娘你想的也太远了,陈果义正言辞:做人要有梦想。

叶修很忐忑,问苏沐秋:你不是因为什么梦想才来的吧?

苏沐秋说:我现在的梦想是把你揍一顿,从游戏里到游戏外,你想替我完成它吗?

嗯……叶修想了想:也不是不可以啊。

叶修伸出一只手给苏沐秋:你想从哪里开始?

苏沐秋不说话,把手拉过来,在手背上啊呜咬了一口。很轻,浅浅的一个牙印,可是叶修夸张地甩着手:好疼啊。

他端详着那枚牙印:是不是传说里通常都是这样的?留下一个伤口,然后转世会带着胎记什么的。

苏沐秋鄙夷脸:居然还信这个,叶修你真俗。

信啊,不信你怎么在这里的。

他们站在崭新机器和精致装修前讨论怪力乱神,透过十年光阴抓住一个早早消逝的影子,无可奈何地去祈求神迹。

好吧,那我也信,给我再咬一下。他再次抓过那只手,却没有咬下去,嘴唇轻柔地贴了贴,叶修笑:你是真的舍不得我啊。


我从哪里来,要到哪里去,这是很哲学的问题,也是很现实的,苏沐秋要考虑的问题。

也是他多虑的问题。

星辰遍布的长夜过去,早八点的上林苑,响起了第一声疑惑又惊惧的问候:呃,你……你是谁?


叶修有一个很烦的朋友。

他有一个朋友……苏沐秋笑嘻嘻地补充:长的特别帅。


END

评论 ( 13 )
热度 ( 137 )

© 千波湖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