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周方]plan A

赶上啦,七夕快乐///

周泽楷x方锐

 


打从进了国际赛,方锐头一个星期都过的不安生。


起先接到通知多开心啊,嚯,联盟第一气功师,想想就带劲。他伙同苏沐橙降临帝都 ,调戏了张新杰,挖苦了张佳乐,顺带盘算盘算兴欣的留守儿童。会议室的门窄,他稍微侧了身过,这一转面向顿时和端正坐在一旁的周泽楷视线对上。


方锐心里咯噔一下,忘了这茬。



早两年他玩盗贼的时候,曾经有一个特别亲民的、符合大众心声的梦想,就是把一枪穿云狠狠揍趴下。这是对于强者的本能渴望,对方锐而言,还多了些见不得光的私心杂念。他如坐针毡,刻意挑了个靠后的位置,优秀的选位能力得以体现,斜后方,安全高效无对视,只是免不得要折磨自己。还好周泽楷没有回头看他。


那一边苏沐橙挪了挪椅子去靠近楚云秀,援军顿失,周围人声喧闹,只有自己这一角安静。方锐没法,老老实实低头刷微博,热搜最靠前的还是世邀赛,恰巧公布了选手名单,他挑了转发最多的那条,再一刷新,铺天盖地的@提醒。


@周泽楷V://@方锐V:加油,看朕的黄金右手![doge][doge][doge]

 

方锐更坐不住了。他抬头去看周泽楷,视线所及之处是半个侧脸,下颌线条清丽流畅,微微抿着嘴角。

 

这种无言的互动让他心痒,很想就地去抓了周泽楷领子让他说个清楚,你转我干嘛呀,转的时间还那么微妙,你还不说话!方锐磨刀霍霍,麒麟臂按捺不住,正处在发作边缘,有人推门进来,神T依旧,顿时吸引了全部火力。

 

他尾在嫌弃领队的人潮后头,心里郁结的不畅渐渐平去,打开微博,又是惊人的数字。他缺少一个发泄口。经了这一遭变故冷静下来,后知后觉地想,老叶你可真是我亲人。

 

 

他们临时住了酒店,高端,高层,夜幕降临,揭了厚厚的窗帘往外望去,灯火满目。方锐倚在床上读特色小卡片,翻着通讯录挨个骚扰,掐一把细细的嗓子:“喂,先生,请问您需要特殊服务吗?”


那一头张佳乐一声不吭,直接把电话递给了旁边的张新杰,还好没到睡觉的时候,但方锐照旧悚然一惊,他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,张佳乐你心真脏啊。


张佳乐笑的高深莫测:“已非吴下阿蒙。”


“你滚吧。”方锐翻白眼,“刚才黄少天说出去夜宵,去不去?”

 


夜风清朗,热潮给过滤了七七八八,意外柔和。方锐对着前置镜头整了整头发,听见招呼,转头在一群人里,先看见了周泽楷。


怪他长的太帅,走哪都引人注目,方锐自我排解。


大排档生意红火,一群身家逾千万的职业选手也不顾着矜持,撸串如秋风扫落叶。都喝不得酒,每人面前戳了一罐碳酸饮料,张佳乐不知道抽哪门子风,去问老板,“你们这儿有崂山可乐吗?”老板说没,只有可口可乐。


方锐有幸喝过那玩意儿,笑的打跌,说张佳乐真是个抖M啊,口味独特。正好又上了一盘烤串,抢的轰轰烈烈,方锐只顾着嘲笑去了一时手慢,眼睁睁看着接近空盘,旁边递过来一串,他说谢谢谢谢好人一生平安,转头想拍肩,没料到拍在周泽楷身上。


“小周是你啊。”方锐就缩了缩脖子,食不知味地咬了下去。满嘴花椒和辣椒粉,不由得嘶嘶吸着凉气。


他举起那罐醒目狠狠喝了一口,苹果味,清甜的口感里混杂着一点点难以言喻的辛涩。



国家队训练并不及平日辛苦密集,毕竟大神,单兵作战游刃有余,最难不过磨合。他们是各异的、大放光彩的个体,却要捏圆整合,不动声色地相融贯通。方锐一来就碰了个软钉子。


他的猥琐流过分抽离,旁人又鲜有与他同队的经验,唐昊不对付,苏沐橙给随机分到了对面,团队赛,海无量被逼的过分狼狈。一枪穿云掐准了他要躲的地方,子弹如影随形,对这个熟悉的同期生,抱有十二分的警惕。


下一局再随机,一看团队列表,方锐周泽楷,同队。方锐今天可能是着了远程的道儿,风城烟雨天雷地火,一改往日温软的模样,十分干练果决。“我去,”方锐怒骂,“都拿我当T啊。”

 

他操纵着海无量跑跑跑,滚爬摸打无所不用,暗搓搓蓄了个大招,果然得手。没料到对面给设了个陷阱,将计就计,险些栽进去,紧要关头被周泽楷给一把拉了回来。他在一枪穿云密集的子弹掩护里回归大部队集合,得了一口奶,这才活了过来。

 

局面逐渐明朗,胜负分出,叶修就叫了休息。方锐摘下耳机长出一口气,坐着没动,看着周围人纷纷起身去了食堂,自己一个人放空了一会儿。他下楼,端着餐盘也没顾虑别的,直接坐在了周泽楷对面的空位上。他不说话,旁边常是空的。

 

周泽楷看了他一眼,还是沉默,方锐低头扒了两口饭,自顾自开口:“你一直都这么开挂吗?”


周泽楷一愣,“也没有。”他沉思了一下:“你状态不好。”

 

废话,还用你说。方锐“嗷”地应了一声,半真心半酸地赞美道:“还是跟你当队友比较爽。”

 

周泽楷这回是真的笑了,弯了弯嘴角:“你也是。”

 


猥琐大师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子弹没有一点点防备,周泽楷语气里的真诚透过三个字一个标点对他造成了连击。失血过多,无力自保,只好破罐子破摔地舍命一搏。下午训练他打的异常狂野奔放——也说不上多奔放,毕竟天赋所限,只是比起往常变化显著,用黄少天的话说,浪的飞起。

 

叶修盯着他:“你这是转性了?”


“你不懂。”方锐沉稳道。

 

“你懂?“

 

“Yes,I do.”

 

“……”

 

方锐乐于见叶修吃瘪,此刻欢欢喜喜地去朝周泽楷吐垃圾话:“怎么样,跟着哥,以后我罩着你。”

 

周泽楷一笑:“厉害。”

 


方锐开始做梦。

 

他看见第五赛季的周泽楷,眉目周正,形单影只,却脊背挺直,走过一条长长的走廊,落脚在新闻发布会的台上。老呼啸的休息室还没经过整修,空旷的四面白墙,方锐盘腿坐在地板上,风扇吹啊吹,吹的他发梢和衣角一晃一晃,电视屏幕上的周泽楷也一晃一晃。

 

模糊的图像还残存在视网膜里,他才意识到是自己在晃——他从飞机的气流颠簸中醒来,脖子酸痛,临登机前随手抓了消遣时间的书也早滑落到脚边。他发现自己身上盖了毯子。


“几点了?”方锐含混不清地问。

 

“唔,”对方低头看了一眼手机,“还早,睡。”

 

梦境与现实相隔五年串联在一起,逼着方锐生出种恍如隔世的错觉。他活动活动手腕,稍微坐直了身子:“不睡了,一点也不早。”

 

“周泽楷。”


“嗯。”


“我有话要跟你讲。”


“很多?”


“不多,不过现在还不行。”方锐上齿咬着下唇,扯出一个笑来,眼睛很亮:“赢了再说。”

 

 

猥琐流的善变从来不是虚的,前一秒少女心上身,后一秒恨不能以头抢地。


方锐虎躯一震,话音落地的关口理智也回归大脑,把方才那半点旖旎气氛驱了干净,深刻反省自己这是干啥呢。他想说些什么来补救,内心百转千回,经过嘴巴过滤只剩了一点目瞪口呆的尴尬模样,只好别别扭扭地闭了嘴。

 

还好周泽楷不擅追问,放任他装了鹌鹑。想他方锐满嘴跑火车盛名在外,今日火车一头撞墙,栽在了一个无口身上,简直呜呼哀哉。航班后半程再没有交流,方锐偏着头装睡,心思闪回之间已然制定plan B。

 

要么攻略玩家周泽楷,要么……惹不起躲得起。

 

苏黎世空气新鲜,气温不高,扑面的冷风把方锐吹了个透心凉。他早有预谋,悄悄落到队尾,车上一个人占了个双人座。

 

前排黄少天回头:“咦你最近怎么老和周泽楷一起啊。”

 

方锐仗着旁边的空座位,十分理直气壮:“胡说八道,我们现在不就没一起吗!”

 

他对自己的说辞感到满意,毫无悬念地与黄少天两人垃圾话一路飙高,他猜周泽楷坐在车厢末排,因此毫无心理负担,下车时大步流星,生怕叫人赶上。

 

可还是算漏一步,他听见背后有人喊他,“方锐。”语气不重,声音不高,但他听的清清楚楚,这声音不常听到,因此觉得新鲜,僵硬地转了转头。

 

“你的。”

 

手里给塞了件东西,方锐垂眼去看,是飞机上那本只翻过几页的书。朴素表皮,小清新的标题,内容记不得,早就抛到地球另一端。

 

方锐揣着这不知是哪家文艺青年的伤春悲秋,皮笑肉不笑:“谢谢你啊。”



周泽楷说话算数,他的气概从来不只体现在场上,应过的约也好端端记在心里,说好赢了再说,就再没提过分毫。训练室的灯光明过又灭,时间从踏上这片土地开始一点点延伸拉长,转眼走到末尾。方锐也真的在总决赛上演了一回浪的飞起。掌声和镁光灯都铺天盖地,场景熟悉,庆功宴也热闹。

 

他在酒店的自动贩卖机旁堵到了方锐。

 

方锐正低头翻找零钱,周泽楷没出声,伸手递过了硬币。他拿到了一罐可乐,冲着周泽楷挥一挥:“你喝吗?”

 

周泽楷摇头,表情无辜无害:“赢了。”

 

“嗯,赢了,你开心呀?我也开心哈哈哈……”

 

话音被打断:“赢了再说?”


“说?说什么?哦哦对。”方锐拉开拉环,做举杯相邀状:“周泽楷同志,祝你生日快乐啊。”

 

周泽楷毫不留情地拆穿他:“快半年呢。”


“真的嘛?我看微博上已经开始预热了呀,我搜你名字跳出来的就是……”得,说漏嘴了。

 

方锐猛灌可乐,险些呛着,低头咳嗽起来,周泽楷不说话,顺势拍了拍他的背,过了一会儿方锐的声音才闷闷地传出来:“我暴露了?”

 

“嗯。”一个肯定句。

 

“那你呢?”

 

“嗯。”还是肯定句。

 

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。方锐直起身子抹了抹嘴角,从裤兜里摸出手机,打开支付宝,输入一串手机号码:“喏,还你钱,请周泽楷同志查收。”

 

他收到一笔新转账,5.20,来自方锐,附言:“还给我点?请你吃饭。”

 

周泽楷莞尔,滑滑屏幕,原封不动地退了回去,他握紧手机,另一只手攀上方锐手腕:“好啊。”

 

END

 


评论 ( 19 )
热度 ( 146 )

© 千波湖✨ | Powered by LOFTER